央廣網北京6月1日消息 (記者劉飛)據中國之聲《新聞晚高峰》報道,“說真正的老房子門前必要種槐樹。千年松、萬年槐,有老宅必有老槐。門前一棵槐家裡升官又發財。”
  這一段解說詞,來自一位北京大爺松廣新。他是"後海八爺"車隊里的五爺。車隊做的是什剎海三輪車衚衕游的生意。車隊里有8位老北京人,都是土生土長在什剎海,瞭解什剎海和老北京的歷史文化、風土人情。他們就是人稱的"後海八爺"。
  中央台記者來到北京什剎海荷花市場旁找"後海八爺"車隊的時候,三爺李永福穿著白褂兒、黑褲,戴著手串兒,正在街邊樹蔭下,等著拉活兒,三輪車就停在旁邊。
  李永福:在我們行程里就路過我們家,我會告訴他們我就在這住,在這兒住了好幾代人了。我覺得我們家能住在什剎海,是一個很驕傲的一件事,從解放前我們家就在這住,就住河邊這,算什剎海老住戶。什剎海好多歷史文化知識,我們從小就知道,因為出生長大在這個地方。但是剛開始乾這個的時候,真是一個挺艱難的過程。
  李永福說的"艱難"並不是指要背要記景點的介紹詞,而是心理上的不適應。因為老北京人講"面兒",2003年,李永福下崗,才在家門口乾起了衚衕游車夫,他說,這在街坊四鄰面前,是件丟面子的事兒。
  李永福:因為一直在國營單位,又是坐辦公室的。然後你突然乾這個,老同學老鄰居都會用一種異樣的目光去看你。真的,那會剛出來的時候,碰到老街坊、老同學了,恨不得有個地縫鑽進去。現在沒事,現在街坊什麼看見我都好著呢。看見了我都說,福子你乾吧,聽別人講,瞎掰,咱們什剎海得你講,現在這都認可了。
  採訪當中,不論是三爺李永福,還是車隊經理吉亞飛都多次強調,蹬三輪車只是一個形式,重要的是,向游客介紹什剎海的歷史文化,三輪車在這裡不只是交通工具,車夫也不只需要賣力氣。
  不過,車夫確實很辛苦,我們的記者去採訪的那一天,北京最高氣溫在40度上下,已經58歲的李永福還是要在日頭下,一邊蹬車一邊為客人講解。
  李永福:上午我拉了一趟一個半小時,熱,肯定是熱。因為你畢竟快六十的人了。平地蹬著還行,要有上坡,就覺得有點上不來氣。天一熱,那人家客人也是特別通情達理,上了坡以後,“歇會兒李師傅,咱不著急”。再蹬個一兩年吧,我就真不想再蹬了,太累,年齡也大了。招徒弟肯定是要招年輕人。
  "後海八爺"幾乎都已經蹬了十多年的車了,最大的今年58歲了,小的也40多歲。感覺有點"乾不動"了,想找年輕人來接班。再加上來什剎海的很多游客是外國人,所以他們希望徒弟能會說英語。李永福說,他就吃過不會英語的虧。
  李永福:你打一個活兒倆老外,我什麼都不會說,扭臉人問別人去了,人家梆梆梆幾句,上車走了,人家把錢掙了。你不著急啊。我們那英語啊,太爛。乾這活兒最先學什麼呀,錢!你要多少錢,人給多少錢,你得知道啊。起碼你比如說,告訴他這是一座老橋,有多少年的歷史。用英語告訴他。
  有體力、懂英語、會學習,5月初,車隊開始公開招聘,希望招到2名具有大專以上學歷的年輕人。吉亞飛介紹,大學生來蹬車,每月能掙6000到7000元,還有機會晉升到管理崗位。
  不過,到現在,一個月了,面試的大學生還是個位數,還沒人確定會留下。
  李永福:如果你是一個男孩,我招你,你願意嗎?姑娘。
  記者:可以嘗試,但是可能不會這麼長時間……
  李永福:你很實在說這句話,你們只能是嘗試,你能夠長期的像我們一干乾十幾年嗎。現在的年輕人,這麼時尚,這麼超前,他能夠乾這個麽?我現在反正是挺懷疑的。這些大學畢業生有幾個願意乾這個的呀。而且乾這個因為有很多世俗的東西。原來蹬三輪車、蹬排子車、拉洋車的,都是生活在社會最低層的人,你看那個駱駝祥子。但是今天什剎海的這些車工,他在出賣勞動力的同時,還在傳承什剎海歷史文化。他是這種文化歷史的傳播者,這個很重要。
  體力不行、和專業不對口、太新鮮了不瞭解、覺得乾不長久……記者問了幾位今年的應屆大學畢業生,幾乎都表示不太會選擇這個職業。雖然現在徒弟還沒招到,但李永福說,標準不能降。
  李永福:老北京城、什剎海的這些歷史文化需要傳承。這得有人去做,我們還能幹幾年啊,它以後肯定要年輕人來接這個班。乾三天、五天、乾一年半載,上這等於是鍍金來。如果是這樣的孩子,讓我看出來,我絕對不帶。乾這個你得熱愛這個地方,熱愛這座城市。還要有一定責任心。你說這是不是挺難得呀。再找唄,慢慢找。
(原標題:北京後海招募大學生車夫:起薪6000 應聘者寥寥無幾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ij33ijfiyq 的頭像
ij33ijfiyq

a漫www.cn6r.com

ij33ijfiyq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