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秦明(化名)被抓時,他已經偷了100多件東西,大到筆記本電腦,小到一盒茶葉。此時,他不得不卸去北京大學法學院學生會主席的光環,淪為一名鐵窗內痛苦悔恨的階下囚。今年9月19日,市一中院以盜竊罪終審判處秦明有期徒刑2年半。在秦明出事之後,秦明的母親辭去了工作,來到北京找了一份掃大街的工作維持生計,併在一審期間退賠9500元。(10月15日《京華時報》)
  高材生“十年寒窗,毀於偷竊”,為給兒子減刑,母親掃大街還款。看到這樣的場面,誰都免不了產生“怒其不爭”之感,忍不住吐槽、拍磚一番。的確,秦明作為名牌大學法學院研究生,對犯罪心理學知識早就爛熟於心,卻不能學以致用,剋服自己的物欲衝動;為滿足自己一時的貪欲,以及女友的片刻歡愉,訴諸於斯文掃地的偷盜,確實欠抽!
  為何秦明迅速的從人傑墮落成魔鬼?有人將之歸結於單親家庭的悲情,有人說需反思學校教育與現實的脫節,也有人說對女友“情感補償”的因素,不可忽視。誠然,家庭原因、教育問題、感情因素都是秦明墮落的重要因素——家庭的不幸,令其在一定程度上產生溝通的障礙;教育問題,令其把法律當作工具,而非約束;情感糾葛,讓其忘記了理性與思考。但最終絆倒秦明的並非這些,而是“線形人生”。
  縱觀秦明的經歷,無論是學業順風順水的“陽光時段”,還是誤入歧途的“黑暗時刻”,都是目標明確的“線形人生”。在“陽光時段”,他的重心是,回報“拿著1000多塊錢的微薄收入,過年過節從不休息”的母親,不斷在學業上攀登高峰——2006年,考入名牌大學;2010年,考入北大法學院,並拿獎學金、競聘學生會主席。在“黑暗時刻”,他的主要精力放在了輓留女友上面。為女友回心轉意,他不惜剁指明誓,偷竊他人財物。
  “線形人生”可以幫人在短期內集中精力,實現目標。但“計劃趕不上變化”,未必所有的理想因素都在那兒等著。一旦目標難於達成,就可能誤入歧途。以秦明為例,他想讓墮胎女友物質富有,可以他家庭條件,以及學生的身份,卻支撐不起。於是動了雞鳴狗盜的歪念。試想,秦明的人生不是“線形”的,他會不顧及目前二十餘年的含辛茹苦麽?他會忘了自己的專業知識麽?
  目前,秦明已為自己的無知付出了代價。誰都希望,他將來鳳凰涅槃,浴火重生,重新獲得社會的信任和認可,以報答母親的半生艱辛。但秦明更應該意識到的是,人生是多維空間,而不是直線的奔跑。也許,懂得在奔跑時,切換一下“跑道”,改一下預期,才不會讓目標把自己“絆倒”。
  文/薛家明
  
  (辣味時評,一掃就行!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!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!)  (原標題:絆倒法學高材生的是“線形人生”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ij33ijfiyq 的頭像
ij33ijfiyq

a漫www.cn6r.com

ij33ijfiyq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